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诺奖评委马悦然特朗斯特罗姆是非常好的诗人

2019-05-16 20:56:50

中新网10月26日电瑞典著名汉学家、诺奖评委马悦然日前在上海复旦大学做了主题为“我为什么翻译特翁的诗”演讲。他坦言生活中的特朗斯特罗姆是一个很温顺的人。

因为复旦大学和各界人士对马悦然超乎寻常的热情,活动地点在演讲开始前一天紧急调到更大的报告厅。在演讲开始,马悦然首先用荒诞的自问自答来表示对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作品的爱好,他说他欣赏那种以简朴的语言所表达的极为丰富的意象与寓意。他也希望更多的读者能够体会到。他从托马斯少年时期的创作介绍起,特别提到托马斯在高中时代独创出的一首六言诗,这与他非常爱好的唐诗中的六言诗有异曲同工之妙。在言及翻译特翁的作品时,他将几种不同译文(英译及中译)加以比较对照,特别强调了特翁诗歌中独特的音乐感,由于特翁本是位出色的钢琴家,在诗人中风以后,虽不能说话但仍能用左手弹钢琴。而马悦然本人年轻时也曾在交响乐队打鼓,他个人对节奏也比较敏感,因此对马悦然而言,他在翻译时就极其注重原文的形式和节奏。但是他认为外文译者无法译出中文传统的律诗与绝句,那种四声的变化,平仄的比较,这是一个外文翻译家面临的最大的困难。

马悦然一生致力于汉学研究,他译成瑞典文的中国文学上古、中古、近代、现代与当代的著作总计五十册。在本次演讲中,他表示自己读过这么多优秀的中国文学著作,从上古时期到现在。每一次读一篇非常欣赏的作品,都愿意把它译成他自己的母语,期望瑞典人民能够欣赏到。马悦然提到,有的中国评论家以为他是一个优秀的文学理论家,其实不然。文学理论根本不在他研究范围之内。他是语言学家兼翻译家,被选入瑞典文学院的缘由主要是由于他在翻译方面的突出贡献。

此次,世纪文景出版的《巨大的谜语•记忆看见我》是瑞典文学界两位大师特朗斯特罗姆和马悦然倾力合作的精品。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被认为是20世纪寥寥可数的最伟大诗人中的一个。1954年他发表第一部诗集《诗十七首》,震动瑞典文坛。2011年获得诺贝尔[注: 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伯纳德·诺贝尔(Alfred Bernhard Nobel, 1833年10月21日-1896年12月10日)是瑞典化学家、]文学奖。其中,《巨大的谜语》是诗人1990年中风之后的作品,那时他基本散失了说话的能力。诗作围绕着死亡、历史、记忆、大自然等主题,除自由诗和散文诗外,还采取日文俳句的格律,言简而意繁,有很强的音乐性,一如既往的独特隐喻,可以说臻于化境,美至无言。马悦然在演讲中特地强调,特翁在中风以后,不能说话的同时还能创造出如此伟大的作品,这是上帝创造的奇迹。他评价特翁:“托马斯不是那末一个简单的人”。而《记忆看见我》为诗人回顾人生早年的唯一传记。

马悦然认为:“诗人(特翁)就是一个很温顺的人,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头一次跟托马斯见面是1966年,我们从那个时候起就常常在[注: 常常在(?—?),康熙帝嫔妃之一。葬清东陵之景陵妃园寝,其余不详。]一起见面,我也翻译过他诗的一部分,把它翻译成英文。1983年出版的《狂暴的广场》,1出来我就把它翻译成英文,一部分发表在瑞典的杂志,一部分发在美国小型的出版社。所以,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你们知道托马斯1991年就中风了,中风了以后不能讲话了,他通常说‘要’、‘是的’、‘不是’、‘很好’、‘可是’。但是还是能

够跟他谈话,因为他的妻子在他旁边,你问托马斯什么,他的妻子就看托马斯一下,他妻子就回答。如果讲错了托马斯说‘可是’,她就得再解释。”

据介绍,这场演讲是世纪文景“见证·2666”文景十年分享会的收官之作,也是世纪文景为马悦然到来举行“巨大的谜语——与马悦然一起谈诗论译”系列活动第二场。马悦然最新翻译的瑞典诗人、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作品《巨大的谜语·记忆看见我》近日由世纪文景出版。

郴州治牛皮癣的医院
治疗牛皮癣费用是多少
乌海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