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元宵灯会

2019-05-17 21:51:25

如果说大年是一台全民参与的民俗大戏,正月十五元宵节,就是这部大戏的压轴节目。元宵是新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一年明月打头圆”,故称“元夕”“元夜”,道教称元宵节为上元节,还将它与七月十五中元节、十月十五下元节合称“三元节”,上元节是天官赐福的节日。

元宵典型的节俗是灯会,因此元宵又被称为“灯节”。元宵节起源说法不一,一般来说它有两个源头,1是中国本土的正月上旬的祭祀传统,汉武帝在正月上辛日,到甘泉寺燃灯祭祀太一神,灯火彻夜不熄,这种习俗后来移到正月十五。另外一个源头跟佛教有关,西域摩揭陀国每一年12月底(相当于中国的正月十五),要在城内做燃灯法会,纪念佛祖。随着汉明帝迎经白马寺,佛教合法进入中土,正月十五燃灯表佛的习俗也逐步为人们所习用。灯彩有很好的视觉效果,对营造节日气氛来说,它与春节的爆竹有异曲同工之妙。

元宵灯会的兴盛从隋唐开始,历代相沿。隋炀帝杨广是一个爱热烈的人,每一年元宵他都要在都城洛阳举行盛大的灯会,招待外国使者,以夸耀中国的富庶。唐代是一个气象万千的时期,元宵张灯风气更盛。80尺高的百枝灯树,竖立高山之上,百里都能见到。唐朝皇帝为了举国同乐,将以前正月10五一夜的灯会,延长到三夜,规定正月十四、十五、十六官家放假3日,为了人们通宵观灯游赏,节日期间取消平时的宵禁,即所谓“金吾不禁”。唐初诗人苏味道在《正月十五夜》诗序中说:“京城正月望日,盛饰灯火之会,金吾驰禁,贵戚及下里工贾,无不夜游。”

宋朝城市生活进一步发展,元宵灯火更加昌盛。帝王为了粉饰太平,元宵节亲登御楼宴饮观灯,“山楼上下,灯烛有数十万盏”(《东京梦华录》卷六),张灯的时间也由3夜扩展到五夜。宋元易代以后,元宵依然传承,不过灯节如其他聚众文娱的节日一样遭到限制。

明代全面复兴宋制,元宵放灯节俗在永乐年间延至十天,从正月十一开始,京城百官放假十日。民间观灯时间各地不一,一般三夜、五夜、十夜不等。江南才子唐寅《元宵》1诗,写出了元宵灯月相映之妙,“有灯无月不娱人,有月无灯不算春。春到人间人似玉,灯绕月下月如银。”明代中期以后城市经济有较大的发展,作为市井生活重彩的元宵节更加热闹。

北方以京城为代表,唐宋时期的京城灯会一般3夜、五夜,明代永乐年间延至十天,京城百官放假十日。正月八日至十八日,在东华门外,构成灯市,游客络绎不绝,热闹非凡。明代灯市十六更盛,妇女身着白绫衫,结伴夜游,名为“走桥”,也称“走百病”。人们到各城门偷摸门钉,以祈子嗣,名为“摸门钉儿”。太平鼓彻夜喧闹,有跳百索的、有猜谜语的,不分男女聚观游乐。京郊乡村人在十一日至十六日,用秫秆布置灯阵,称为“黄河九曲灯”。十三日,各家用小盏108枚,夜晚点亮后,遍置井、灶、门、户、砧石之间,称为“散灯”。直到今天,北京房山人还保持元宵散灯花民俗。散灯花是有讲求的,按照先从正房

里屋到外屋,然后到院子里,再到院外的顺序散灯花。在屋里时紧贴墙根,约一尺放一个灯花,到院里后灯花的距离远一些,沿着院子东、北、西、南的顺序散到院子大门外的路上,直到灯花撒完为止。过去人们认为散灯花可以驱灾避邪,现在年轻人散灯花的很少了,一些老年人还沿袭着散灯花的习俗。

明朝南方元宵灯会同样热闹,福建人特别重视灯会,明人谢肇淛说:“天下上元灯烛之盛,无逾闽中者。”闽方言以灯为丁,每添设一灯,则俗称为“添丁”。有人自十一夜开始燃灯,至十三日晚,则家家灯火,光照犹如白昼。福建元宵节犹如京师有十夜灯会,富人家庭的妇女乘轿出行,贫者步行,从数桥上经过,谓之“转三桥”。浙江杭州亦是明代元宵灯会繁盛之区,杭州正月十五前后张灯五夜,灯市节前即开,出售各色华灯,难以枚举。元宵节时,好事者或为藏头诗句,任人商揣,谓之猜灯。或祭赛神庙,则有社火鳌山,台阁戏剧,滚灯烟火,无论通衢委巷,星布珠悬,皎如白日。

清代的元宵灯市照旧热烈,只是张灯的时间有所减少,一般为五夜,十五日为正灯。北京元宵节的灯火以东四牌楼及地安门为最盛,其次是工部、兵部,东安门、新街口、西4牌楼“亦稍有可观”。花灯以纱绢、玻璃制作,上绘古今故事,“以资玩赏”。冰灯是清朝的特殊灯品,由满人自关外带来。这些冰灯“华而不侈,朴而不俗”,极具观赏性。

清代南方元宵灯会依然昌盛,以苏州为最。苏州灯市出售的各色花灯,“精奇百出”。元宵节时,苏州人会用松枝竹叶在通衢扎棚,白天悬彩,晚上燃灯,“灯彩遍张,不见天日”。除街道张灯结彩外,家户店铺、神祠会馆都燃灯庆祝,平民人家在中堂点燃两根大烛炬,安排宴席,互相观赏。游人以看灯为名,结伴闲游,通宵不绝。

元宵的声响与色采共同烘托着元宵节日的气氛。元宵的月亮悄然俯视着人间的灯火。元宵的热烈吸引着乡村、城市的居民,他们纷纷走出家门,看戏、逛灯、猜灯谜,走百病、闹夜,连平日隐藏深闺的女子这时也有了难得的出游机会。“男妇嬉游”是元宵节独特的人文景观。司马光是着名的礼法之士,他的夫人在元宵夜打扮着准备出门看灯,司马光说:“家中点灯,何必出看?”夫人回答说:“兼欲看游人。”司马光说:“某是鬼耶?!”“看人”,的确是宋明以后传统社会中少见的机会,平时限制在各自的封闭时空中的人们,是难得有集会的日子。正月元宵是1年中唯一的“狂欢节”,人们在这一阶段打破平常的秩序的束缚,实现着本性的感官的愉悦。人们乞求婚姻的美满、子嗣绵延、身体的康健与年岁的丰收。有人说元宵是中国古代的情人节,仿佛有几分道理。

萧 放

用什么方法治疗早泄呢
治疗淋病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
信阳治疗男科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