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50年来的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

2019-05-18 10:21:17

中国自古就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发展到清前期,疆域基本上固定下来,东到库页岛和鄂霍次克海领海,西到葱岭,北到外兴安岭,南到南沙群岛。在广袤的疆域内,既有中原内地,也有边疆地区(包括陆疆和海疆)。中国的边疆十分辽阔,居住着汉族和众多的少数民族,气候和地貌与中原内地有很大不同。进入近代以后,这类有别于内地的社会人文环境和自然地理条件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从1840年鸦片战争起,资本主义列强入侵中国,中国大片边疆领土被割占。随着边疆危机的加深,近代中国中央政府采取了许多措施,加强对边疆地区的管辖。复杂多变的中国近代边疆形势,别有特点的社会和自然环境,使得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有着丰富的内容。此外,中国又是一个文明古国,记述边疆情况的典籍十分丰富,进入近代以后,一些边疆史学者有感于边疆危机,在新形势下又整理出许多边疆史著述。这一切成为人们研究中国近代边疆史取之不竭的资料宝库。

从19世纪中叶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曾掀起两次高潮。第一次高潮出现在晚清咸丰、同治、光绪年间,一些人有感于帝国主义列强入侵而引起的边疆危机和边界问题,加强了边疆治理、边事外交、边界舆图等方面的研究,并取得了一批成果。朱克敏《边事汇钞》、吴大瀓《吉林勘界记》、曹廷杰《俄界情形》、薛福成《滇缅划界图说》等,是这些成果的代表。第二次高潮出现在20世纪30、40年代,而其构成则是从20世纪初开始的。沙俄对我国北部边疆的分割和侵占,英国对西藏的侵犯,特别是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大举进攻,不仅使中国

[6][7][8][9][10] ... >>

边疆的情势仍然严峻,而且使中华民族堕入了新的危机中。随着爱国救亡运动的开展,以及中国在世界大潮中社会的演进,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也再次呈现高潮。具体表现是:成立了中国地学会和禹贡学会等边疆研究团体,创办了《中国边疆》、《边事研究》等10多种研究边疆问题的专业刊物,纂辑了多种“边疆研究丛书”和边疆省区的通志,开展了对新疆等边疆地区的考察活动,出版了大量著作。从论著方面讲,华企云的《中国边疆》(新亚细亚学会1932年版)、黄定初的《帝国主义侵略下我国边疆之危机》(《边事研究》第2卷第5期,1935年10月)、荆三林的《近代中国经营边疆史》(中国文化服务社陕西分社1942年版)、顾颉刚的《中国边疆问题及其对策》(《西北通讯》第3-4期,1947年5-6月)都有一定的深度和广度。

新中国成立至今50年来,受国内外*情势以及学术发展的影响,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大体上经历了四个阶段,即起始阶段(1949-1965年)、挫折阶段(1966-1976年)、初步发展阶段(1977-1987年)、深入发展阶段(1988-1999年)。下面就各阶段的情况进行扼要评述。

[6][7][8][9][10] ... >>

一、起始阶段(1949-1965年)

中国自进入近代以来,备受帝国主义列强的欺凌,边疆地区往往首当其冲。中国人民不甘受奴役,从内地到边疆,凡是帝国主义侵犯过的地方,当地人民都曾进行英勇的反抗斗争。一部中国近代史,从某一个层面讲,也就是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侵犯的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国人民任人宰割的时期一去不复返了,但是,来自帝国主义的威逼却丝毫没有减弱。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战火映红了祖国的东部边疆。美国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战争乌云笼罩在东南海疆。1959年,在帝国主义权势的策划下,原西藏地方政府上层反动份子发动叛乱,妄图把西藏从祖国的大家庭中分割出去。1962年,中国人民*边防部队被迫进行自卫反击战

[6][7][8][9][10] ... >>

,保护国家主权和祖国西南边疆的领土完整。从60年代起,受霸权主义的威逼,中国东北至西北辽阔的北疆地区,长时间处于紧张状态。以上所述,作为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起始阶段的大背景,对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有重要影响。鸦片战争以来,帝国主义列强到底是怎样侵略中国和中国边疆地区的?中国人民进行了怎样的反抗?这是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的重要课题。正确阐述这一课题,对当时面临帝国主义威胁的中国人民来说,无疑有着现实意义。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开始了起步阶段。根据有关资料统计,这1阶段出版学术专著24部,资料书3部,发表学术论文68篇。从内容上看,多以揭穿帝国主义列强侵犯我国边疆、歌颂我国边疆地区人民反侵略斗争为主。从边疆区域上讲,则以涉及西藏、台湾和北疆地区的为多。虽然有些著述带有一定的宣扬色采,但是也有些著述表现出了较高的学术水平。

从专著方面讲,以下著述值得重视。余元庵《内蒙古历史概要》(上海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论述了鸦片战争至五四运动时期的内蒙古历史。余素《清季英国侵略西藏史》(世界知识出版社1959年版),以丰富的史料,详细地论述了英帝国主义侵犯西藏的进程。书中的许多论断就是在今天看来对人仍有启发。比如该书第150页写道:历史证明,反对像英帝国主义者这样的敌人,不发挥大众的抗英热忱,不求得中央与地方的一致,即不取得祖国的支援,不团结联合邻近各兄弟民族,孤军作战,是必定要失败的。卿汝楫《美国侵略台湾史》(中国青年出版社1955年版),引用了很多美国官方的材料,叙述了百年来美国侵略台湾的种种阴谋和罪行,并把美国如何一向地企图以台湾为进攻中国大陆的基地,以实现“太平洋帝国”梦想的诡计加以揭露。书中的“每一句话和每个字,都有美国档案即美国侵略者自己的供词为根据”(见该书序),鲜明地表现了此书的特点。中国科学院

[6][7][8][9][10] ... >>

吉林省分院历史研究所、吉林师范大学历史系编著的《近代东北人民革命运动史(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吉林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是当时唯一一部全面反应近代东北地区人民反帝反封建斗争的著述。另外,刘大年《美国侵华史》(人民出版社1951年版),从整体上论述了鸦片战争以后美帝侵犯中国的罪恶活动。卿汝楫《美国侵华史》(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第1卷1952年版,第2卷1956年版)内容充实,叙事周详,选用了较多的美国官方档案,较全面地评述了鸦片战争前后到19世纪末美国的侵华历史。丁名楠、余绳武、张振鹍等《帝国主义侵华史》第1卷(科学出版社1958年版,人民出版社1961年版)不仅应用了丰富可信的中文资料,而且参阅了大量外文资料,包括外文档案,系统地论述了1840年以后帝国主义侵华的历史。这三部书中,都以相当的篇幅论述了帝国主义对中国边疆地区的侵犯。

从论文方面看,丁名楠、张振鹍《帝国主义侵犯中国领土西藏的罪行历史》、王忠《中央政府管理西藏地方的制度的发展》(《历史研究》1959年第5期)、黄时鉴《日本帝国主义的“满蒙政策”和内蒙古反动封建上层的“自治”“独立”运动》(《内蒙古大学学报》1963年第1期)等,具有很高的学术水平。丁、张一文征引美国国会档案、俄国中央及地方政府档案等资料,详细阐述了帝国主义列强侵略我国西藏的历史过程,并明确指出,中国被迫走上半殖民地道

[6][7][8][9][10] ... >>

路以后,清朝政府保卫边疆、保卫西藏的气力也遭到了严重的削弱。王文以无可辩驳的史实证明,我国在西藏地方具有主权可以追溯到13世纪中叶,清和民国中央政府管理西藏地方制度的发展,正是这类主权的无可争辩的说明。黄文通过大量史实的阐述,揭示出日本帝国主义是把勾结内蒙古反动封建上层进行民族分裂主义的活动作为实现其“满蒙政策”的重要手段的,而投靠日本帝国主义的内蒙古反动封建上层的“自治”“独立”运动则恰恰成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满蒙政策”的表现形式。

从资料书方面看,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第三所编辑的《锡良遗稿》(中华书局1959年版),对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有一定的参考价值。锡良是清末满族中的著名大吏,在十多年的时间里,做过山西、河南巡抚,热河都统,四川、云南、贵州、东三省总督,所以在他的遗稿中,有许多涉及中国近代边疆问题的重要史料。例如日本在日俄战争后,对东三省加紧侵略的政策,美帝国主义打算插手东三省的实况,在遗集中都有比较详细的记叙。

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在起始阶段取得了一些成绩,这是史学工作者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为指点,严谨求实刻苦钻研的结果。新中国成立以后,作为指导人们思想理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得到空前普及。史学工作者在学习马克思主义过程中,也用以指导自己的研究工作。一些高水平的中国近代边疆史著述的产生,正是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和中国近代边疆问题研究相结合的产物。另外,学者们选题具体,大量使用中外档案等第一手资料,对有关文献进行认真鉴别,去伪存真,也保证了研究成果的质量。

不过,当时学术界还没有把中国近代边疆当作一个独立研究的客体而开展研究,这就从总体上影响了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的深入。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从*方面讲,当时中国面临着复杂的国际环境,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威逼始终存在。边疆作为敏感的地区,关系外交、民族等重要问题,因而存在着许多研究禁区,中国近代边疆作为独立的研究客体的*环境还没有形成。从学术方面看,新中国成立以后,学科建设有一个构成和完备的进程,

[6][7][8][9][10] ... >>

特别是从50年代后期开始的学术批评,基本否定了1949年之前的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成果。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要想成为一个独立的学科而引发学术界的重视,显然是不可能的。

2、挫折阶段(1966-1976年)

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在“文化大革命”10年中遇到了严重的挫折。有关资料显示,这期间没有出版一部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的专著。和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有关的,只是几部沙俄侵华史的书,即复旦大学历史系编写的《沙俄侵华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吉林师范大学历史系编写的《沙俄侵华史简编》(吉林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戎疆编写的《沙皇俄国是怎样侵犯中国的》(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另外,还出版了几部有关中国近代史的书,比如辽宁大学历史系编写的《中国近代史》(辽

[6][7][8][9][10] ... >>

宁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哈尔滨师范学院历史系编写的《简明中国近代史》(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复旦大学历史系编写的《中国近代简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近代中国史稿编写组编写的《近代中国史稿》上下册(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这些书也都以一定篇幅叙述了中国近代边疆史上的一些问题。不过,这些著作的出版,主要不是为了解决学术上的问题,而是配合当时备战形势的需要,以图激起国人对老沙皇和新苏修的义愤,进而巩固边疆免受外来势力的侵犯。这类意图在《沙俄侵华史简编》前言中有明确的表述。

在“文化大革命”的10年里,有关中国近代边疆史的文章很少,且内容多是揭穿帝国主义列强、特别是沙俄对我国边疆进行侵略,以及中国边疆军民的反侵略斗争。例如志力、钟锷的《涅维尔斯科伊——十九世纪中叶沙俄侵略黑龙江地区的急先锋》(《历史研究》1975年第4期),谭其骧、田汝康《“新土地的开发者”,还是入侵中国的强盗》(《历史研究》1974年第1期),希达《沙俄对我国西部地区的初期侵犯》(《历史研究》1976年第3期),孙代兴《帝国主义利用宗教对云南的侵犯和云南各族人民的反帝爱国斗争》(《民族与地方史研究》1975年第1期)。

“文革”期间,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以揭穿沙俄对我国边疆地区的侵略为主要内容,这是当时国内外*形势决定的。当时,我国的政界和学术界普遍认为,苏联出于社会

[6][7][8][9][10] ... >>

帝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大政策的需要,极力歪曲历史,颠倒黑白,编造谎言,散布奇谈怪论,为老沙皇侵华的丑恶历史进行百般辩护,为向中国提出新的领土要求制造舆论。在这种情况下,要把被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曲解了的沙皇侵华历史,用确凿的史实加以戳穿,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以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论述为武器,完全揭穿老沙皇侵华的滔天罪行,揭穿和批判苏修叛徒集团篡改和伪造历史的罪行,痛击其*谏言,总结我国各族人民反抗沙皇侵略的历史经验教训,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为完成伟大时期赋予我们的历史任务而努力奋斗。正是出于这种认识,这一阶段中国边疆史研究的有关著述才以沙俄侵略我国边疆地区为主要内容。

还应当指出的是,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关系到领土、边界、民族、宗教等问题,也与国家稳定密切相关,有很强的现实性。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应当为国家的稳定发展提供历史鉴戒。但是,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属于历史科学,有它本身的客观内容,不能逢迎需要,也不能成为现实*的说明书。“文革”中的一些中国边疆史著述,过于迎合了现实*需要,削弱了本身的科学性,因而很少学术价值。这1教训是人们应当汲取的。总之,挫折阶段的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主要著述,不是中国近代边疆史作为独立学科研究的产物,而是适应了当时反修斗争需要的结果。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要发展,还需要等待新的历史时期的到来。

3、初步发展阶段(1977-1987年)

[6][7][8][9][10] ... >>

“文革”结束后,学术研究逐步进入正轨。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学风重新确立,中国学术界迎来了科学的春季。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推动了中外学术的交换,也扩大了中国史学界的研究视野。80年代初,国家一度提出开发西部的战略,边疆问题引发关注。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取得了初步的发展。

从1978年起,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新疆、西藏、云南、广西等边疆省区相继成立了社会科学研究机构,创办了学术刊物。这些地方科研机构多以本省区为研究客体,近代史研究在其中占有相当的比重。此外,一些学术团体也前后成立,如中国中亚文化研究会、中外关系史研究会、中俄关系史研究会、中国西南民族研究学会、中国蒙古史学会、中国民族史学会等,近代边疆史研究是这些学会关注的重要方面。这一切有利于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的开展。尤其值得指出的是,198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提出要展开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为此,在1983年3月成立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著名学者翁独健先生任主任。1987年,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在《西北史地》开辟了“中国边疆史地研究”学术专栏,并创办了《中国边疆史地研究报告》。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是以中国边疆为研究对象的专门研究机构,它的成立,大大推动了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工作的展开。

初步发展阶段的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据统计,约有50部学术专著出版,多部资料书问世,400余篇学术论文发表。内容丰富,涉及面广。概括起来,可包括以下方面:

[6][7][8][9][10] ... >>

(1)帝国主义对我国边疆地区的侵犯和中国人民的反侵略斗争

着重揭穿沙俄对中国边疆地区的侵略,是这类主题的重点。由编写组编写的《沙俄侵犯我国蒙古地区简史》(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在叙述蒙古地区边界沿革的基础上,论述了俄国在蒙古地区的各种侵略活动及其诡计手段。《沙俄侵略中国西北边疆史》(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概述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俄国对我国西北地区的蚕食,同时追述了这1地区中俄边界的沿革,具有较强的科学性。对帕米尔问题、巴尔喀什湖问题、伊犁问题等,书中都有详实的论述。同类著作还有《中国人民保卫海疆斗争简史》(北京出版社1979年版),以及赵春晨《沙俄侵略我国西北边疆简史》(陕西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李冀成《沙俄对中国西藏的侵略》(中华书局1980年版)、余绳武《中俄〈北京条约〉订立前沙俄对中国西北的侵略》(《近代史研究》1979年第2期)、杨建新《清代的西北边防政策和沙俄的侵犯》(《西北史地》1980年第1期)等。资料翔实,论证周密,把边疆作为独立客体进行研究,是这些论著的显著特点。其中,《中国人民保卫海疆斗争简史》是第一部阐述中国近代海疆的学术专著,具有首创意义。

此外,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刘大年负责编著的《中国近代史稿》1-3册(人民出版社1978年、1984年版),丁名楠、张振鹍等著《帝国主义侵华史》第

<<[11][12][13][14][15][16][17][18][19][20] ... >>

吃什么能治疗牛皮癣
癫痫病要如何进行治疗
温州治妇科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