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林彪大将邱会作的晚年生活2002年病逝

2019-05-24 16:22:50

“9·一3”事件发生10天之后,9月24日凌晨8时30分,周恩来以毛泽东的名义在人民大会堂宣布:黄、吴、李、邱暂时离开工作岗位,检讨自己的问题。

邱会作被带往北京顺义县卫戍区第3师师部,在那里生活了5年又3个月。开始,每天吃8角钱伙食,后来黄永胜向毛泽东、周恩来写信,提出改善伙食。

毛泽东说:黄、吴、李、邱,应当吃好,有资格吃好,也有钱吃好。这样,从1971年11月1日起,邱会作的伙食就有了很大的改良。

1981年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其有期徒刑16年。邱会作说,刑期16年,是从1971年林彪驾机出逃后他被囚禁于北京卫戍区开始计算的。1981年9月,邱会作以保外就医名义被安置在西安居住,每个月生活费100元,和夫人胡敏过着同市民一样的生活。从1983年起,每月生活费增至200元、30斤粮、半斤食用油,有病在省人民医院救治。

1987年9月24日,邱会作服刑届满后,拿到公安部门送来的一张释放证明。同年10月,公安部的官员向他宣布:就地安置,每个月200元生活费,继续剥夺政治权利5年,拿释放证到当地公安派出所报户口。

邱会作说,他不愿做天不管地不管的“自游民”,希望有人管他的安置。他每月生活费200元,开消保母的工资和伙食费、房租、水电费,要花去100多元,洗理费、零用钱每月要花20—30元,夫妻二人用在吃穿上的钱不太宽裕。邱会作身上的衣服,除了旧军服就是儿子穿过的旧衣裤,他说:“我和胡敏出身贫穷,都是从艰苦的战争环境中走过来的。只要解决温饱问题,冬季不受冻,能就近洗澡、看病,再高的要求,实在不敢奢望。”

80年代初,邱会作一度是记者追踪的目标人物,但他直言:“我不喜欢记者,他们喜欢捕风捉影写东西。我根本没接受采访,他们竟然一篇一篇写,有的更是笔下胡诌。”书摊上一度热销的各种文化革命秘闻,邱会作开始还翻一两本,发现假的太多,从此不看。

邱会作因手头不宽裕,后来停止了订阅报纸,但他仍然很留意国家大事和世界大事,每天都要从左邻右舍借报纸。邱会作的原则是“快借、快读、快还”,所以邻居都愿意借报给他。

邱会作的一生多半从事军队的财政经济工作,对中国的经济改革尤为关心。他说:“好多问题,都是历史积累下来的。例如物价,稳而不涨行不通,工资增长速度又赶不上物价上涨指数,必然会构成矛盾。”邱会作还向他人表示:“我的晚年将想法过得充实、愉快而又富有意义。”

据陕西省老干部局一位官员说:“在当年西安,他们月生活费用才200多元,还雇了一个小保姆,生活艰辛。有50年军医史的胡敏为保持生计,一度重操旧业,办过‘胡敏诊所’,上门求医者络绎不绝,后因年龄太大,不再行医。直到1992年,生活条件出

现好转,被有关部门安排住进西安干部休养所,每个月生活费1500元人民币,还专为他配了一辆轿车。邱家人认为,这体现了政府的胸怀。”

90年代初,邱会作夫妇的居住条件大大地得以改善,组织上将他们安排在西安市南郊某干休所安度晚年。这套住房面积约170平方米,与原来的住房相比,真是天上人间,他们二人十分感激组织上的关怀。

刚搬进这个新家后,真可谓家徒四壁,偌大的住房空空荡荡。唯一的值钱之物就是一台21英寸的日立牌彩电,就是这台电视机还是子女给买的。

邱会作的一名邻居也泄漏说,邱会作百余平方米的高干楼,室内陈设简朴,除了彩电外,显眼的是几张普通的木扶手沙发,大写字桌上摆着几支不同型号的毛笔。他还说,邱会作喜欢书法,还在西安友谊西路的老战士大学学过一段日子的书法课程。

晚年,邱会作的生活安排,锻炼身体和练习书法是每日必做的。书法练习时,他写得最多的是毛泽东的诗词,而诗词中主要是以毛泽东长征时的诗句为多。这里有他对战争年代艰苦岁月的追忆,也有他对毛泽东的崇敬。除锻炼身体和练习书法外,邱会作晚年还撰写了回忆录,回顾了一生,总结了教训。

到了2001年末,邱会作病重,被接回北京,住在协和医院高干病房。2002年7月18日,邱会作在北京协和医院病逝,终生89岁。

丧事是以家庭名义办的,来人完全是自愿的,看上去有小一千,恐怕他自己也不会想到……

哭得最凶的是黄永胜的大儿子黄春光。是啊,1983年,黄永胜患肝癌去世,那个丧事该多冷清?有谁敢去送葬?邱会作荣幸地多活了19年,因而得到了今天的待遇———时代真的进步了。历史就是这样迈过逝者前行。(童莉群摘自《党史天地》第7期作者肖舟)

羊角疯医院哪个治的好
三门峡治疗男科医院
得了癫痫病怎么治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