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故事

红楼梦意象论

2019-05-15 23:15:27

《红楼梦》在应用意象方面取得了极高的艺术成绩。这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取事为象,种类万千

从楚辞的香草美人到唐诗的忧愁似水,中国古代文学积累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取象”典范。《红楼梦》的取象范围明显更广更有深度,有自然景物,有社会场景;有画家惯用的色采,有音乐家擅长的音符;有大观园笼罩全书,有怡红院各寓意旨……千姿百态,串串珠玑。

1。自然之象,其意深远。人的审美感受是多向性的,即使对同一审美对象也会因心境不同而产生迥异的感受。同是夜色,同是风,却有风雅的“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和粗犷的“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审美感受截然不同。《红楼梦》里的自然之象,正是与人物及作者的性格、心境结合在一起,情景高度融合,其中最具艺术感染力的是作者根据人物的性格心境来描述景物,创造意象。可以说性格是意象的组成部分,反之亦然:进一步而言,性格是作家创造意象的手段,而意象也是作家塑造性格的手法,性情化入意象、意象又融入性情,艺术意象与艺术人物、艺术典型融合。在《风雨夕闷制风雨词》中,黛玉伤感之情构成了秋灯秋夜秋风秋雨的灵魂,而这凄凉的意象,又更深一层地刻画了黛玉的性格。下面选取出现最多的“花”来分析。

小说写了惜花、咏花、饯花、葬花,写了富丽的花、浓郁的花、幽静的花、高洁的花,写了春荣秋谢花折磨、花魂默默无情绪……随着情节的发展,人物精神气质的变化,出现了各种有关花的意象。如第27回,先写饯花。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派春意盎然的浓郁,古老的风俗、醇郁的风情。芒种过去便是夏日,众花即谢,花神将退。清闲的闺中少女对这样的风俗是很重视的。这天,大观园里人人早起,女孩子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或用绫绵纱罗叠成个旄族幢,然后用彩线系了挂在树上。满园绣带飘飘,花枝招展,更兼少女们打扮得桃羞李让、燕妒莺惭,全部大观园一派欢欣鼓舞—此时正值贾府兴旺之际。青春的年华,欢快的心情,晴和的天气,斑斓的花树,构成了“芒种饯花”的胜境。然作者笔锋1转,“独不见黛玉”,正是“满园春色,1人悲愁;满堂嘉宾,一人向隅”。才过几个场景,就是黛玉葬花的景象。那是一番截然不同的另一种意象了。宝玉因寻黛玉不见,低头见许多凤仙石榴等各色落花重重地落了1地,便收拾起来,意欲送至那日与黛玉同葬桃花的地方。登山渡水,过树穿花,将至花冢,山坡那边传来哭泣之声。这里,黛玉孤零零地发出葬花之吟:“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这何尝不是黛玉的身世之感呢?满腹忧愁,加之天生多愁善感,面对落红满地,发出“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的感慨。葬花之期和饯花之日在同一时节,都是闺中少女惜春送春的举动,但由于人物的情思感受不同,同是花却成了迥然异趣的意象。

《红楼梦》里意象纷呈,举不胜举。那末表达了作家什么美学理想,又提出了甚么美学要求值得我们注意呢?大概有这么三点:最基本的是情(意)与象的有机统一,其次是所创造的意象既应自成天地,相对完全,又要是全部作品的局部。如第七回中的“堵沟戏鸟”这个场面。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要准确地透过有根的形象悟出景外之景、象外之象、无穷之味,不尽之意,这一点在本文第二部分还要详细论到。

2。世态之象,其情深邃。《红楼梦》是一部“大旨谈情”的书,其中包含着作者的人生感受。作者要把自己的所感所思熔铸在作品的人物形象中,就必须通过提炼某种人情世态为意象。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告贷求助,本非十分出奇之事,但因这一情节渗透了作者的人生感受,使这一意象格外具有艺术感染力。有回前诗曰:“朝扣富儿门,富儿犹未足。虽无千金酬,磋彼胜骨肉。”此诗化用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再看作者好友敦诚《寄怀曹雪芹》的“劝君莫弹食客铗,劝君莫扣富儿门。残杯冷炙有德色,不如著书黄叶村”。何等类似。正由于作者有相似的感受,才描摹得那末丝丝入扣。刘姥姥是仰仗陪房周瑞家的才得以从后门进到荣府。她进室后眼花缭乱,头晕目眩,不知自鸣钟为何物,错把丫鬟当主子。见了主子欲说又止,未语先窘。听到凤姐告难便心头突突,得知了20两赠钱又喜得浑身发痒。在凤姐这一方,她未曾见面,势派先见,漫不经心,忙欲起身犹未起身,外谦内倨娴于辞令,见到刘姥姥喜出望外急不择言也只是笑而不睬。这些精细准确的描述与24回贾芸向卜世仁赊欠落空得醉金刚慷慨相助,母舅之亲冷若冰霜反不如一个称为泼皮多多一节的描述相对照,我们就会觉得脂评的“世情写透”是非常恰当的。这类人生的感受,生活的悲辛,通过作品的意象转达出来,使人或深有同感,或感慨万千。那些细节构成整个意象,是耐人寻味的。

这类在人生世相的描摹中创造的意象,小说中触处皆是。有人认为《红楼梦》里每吃一顿饭,都有一个意境,是很有道理的。这看似细微琐屑,但是经作家真情实感的提炼,达到了意(情)与象的高度统一,可谓典范

关于创造意象的美学要求除上面谈到的三点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就是作家必须具有那个时期的最先进的社会理想和美学理想,即便在污浊的现实中也要保持自身高洁美好的情操。由于“意”这种主观意识很强的因素必须有其客观的必定规定性,即与进步的社会和生话相一致相统一。如果作家视宝黛情感为疯傻,那么读曲葬花的意象便没有;如果作家满足于现实,那末就创造不出“奢华虽足羡,离别却难堪”的社会图画;如果作家以贾府主子“惜老怜贫”为社会理想,就不会有“朝扣富儿门”的人生感慨;如果作家缺少“胸中丘壑”,缺少对生活的审美感受,便创造不出具有生活神韵和风采的艺术境界,包括那表面令人神往的大观园。可见真实的生活,真挚的感情是创造意象的重要条件。难怪作者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我想读者会逐渐解其味,解其意象的。

二、化象为意、技法纷呈  象要表意,必须有形“象”的技巧、化象的手法。《红楼梦》的作者成功地应用了许多方法,如语言的形象化,比喻的妙用、色采的渲染……这里,只重点谈谈《红楼梦》构成自然之象和世态之象的两种基本方法。

1。着意浮雕,予物赋情。有限的文字要表现无限的“意旨”,描写就不能一览无余,而应“望之无形,揆之有理”,显隐结合。正如脂评“画家烟云模糊法”、“攒三聚五点苔法”所论述的。小说中42回宝钗关于大观园构思的一段话,其实就是说的奇妙布局、着意浮雕的技能。

《红楼梦》是很讲究经营的,有“拆开则逐物有致,合拢则通体联络”之妙。如大观园的园林艺术,有整体气象的宏富和调和,又有各处景点的变化和多姿。大小意象融为一体,使人既可看到一个或几个方面,又可想象到所有方面,产生“可望、可游、可居”之感。从理论上讲。作者在总体上始终没有确定一个统一的叙述者,而是用作者参与(author partcipant)、作者观察(aruthor observant)、作者全知(author omniscient)3种方式来叙述,在局部上作者同时调动了听觉、视觉等各种感受能力。即脂评所说的此“即画家三染法也”。使读者感觉到言外之意,意外之旨。

我们具体来看44回中凤姐协理宁国府时要责罚一个因睡迷而迟到的佣人:先说本想饶他。又说如饶了他下次就难管其它人了:

顿时放下脸来,喝令:“带出,打二十板子”。一面又掷下宁国府对牌:“出去说与赖升,革他一月钱米。”众人听说,又见凤姐眉立,知是恼了,不敢怠慢,拖人的去拖人,执牌传谕的忙去传谕。那人身不由己,已拖出去挨了二十大板,还要进来叩谢。凤姐道:“明日再误的打四十。后日的六十,要挨打的只管误。”窗外众人听说,各自散去执事去了。

这段话有三个地方运用了绘画的技巧,先是“眉立”等词的形象化,其次是并列的语言结构,同时把凤姐的形象刻画出来了,最后是多层次的绘画语言结构—挨打是一层,称谢又是一层,“杀一儆百”再来一层,这三层皆是“象”,最后一层,显其奴性“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就是“意”了。把人物放在摇曳腾挪、妩媚鲜明的环境中刻画,再以画面的对比,形象更生动、鲜明,更深入感人。

情是不可捉摸的,然高明的作家会把情具体化,构成文字,论成意象。“情”之具体化的大观园可以说是可谓典范的了。大观园是外面社会典章制度和等级统治势力所不及的地方,在那里,人们的举止基本只受各自的“情”所支配,围墙之内,家族等级统治的常规基本上都被搁置一边,最明显的事实是宝玉被允许与女孩子们一起住在那里,并得以在这个花园小天地里长大成人。

大观园是贾府财势的象征。而且它的庞大和豪华也是贾府财势脆弱的一个标记。贵妃对大观园的第一印象不是它的美丽,而是它的过分奢华。她的极为急促的省亲与事前煞费苦心的长时间准备之间的尖锐比较,已显出力不从心的印象。

大观园自宝玉给许多重要景区题名以后,意象色采更加明显,尤其是林黛玉、贾宝玉、薛宝钗的住处。宝玉卧室里使人产生错觉的镜子和暗门,前者是心灵的传统意味,后者是自我陶醉能力的一个机智隐喻,自不待言,宝玉内心的镜子里满是花园的反映。黛玉和宝钗,体现了大自然季节循环互为补充的规律。两人的居室。一个翠竹成荫,流水环绕,隐僻离尘。一个“象一个雪洞”般单调、简朴。恰似一个春季、一个秋季。特别是宝钗的金锁与冷香丸。合在一起形成一种西风萧瑟和晚秋凋零的联想。

大观园体现着春季的消逝和秋天的到来。贾宝玉明知道光阴不能留住,高大的围墙也阻止不了时光的流逝和人世间因果法则的变化,但他一心一意希望能与表姐妹永久生活在大观园里。但是,黛玉去了,春天去了。只留下一个暂时还在的秋季,一个宝钗。

大观园复杂而深邃的意象内涵仿佛应归于一点;“情”的气力终究突不破统治者的力量束缚,大观园的毁弃和贾府的衰落像自然规律一样成了事实,而宝黛爱情也到此失败。

2。予情赋彩,以形传神。物资世界有七彩之巧,而人类本身却有千姿之妙,而人的性情气质却又不能表现为色彩,文学要表现人情世态,就必须把“情”物化为一定的形态,《红楼梦》在这方面是成功的。

前已述及,小说主人公都有一个取名很富诗意的住处,皆与色彩联系。当我们走进“怡红院”,就能感受到贾宝玉具有爱慕、同情、向往女孩子的性情,内有海棠花,也因“此花之色红晕如施脂,轻弱似扶病,大近乎闺阁风度”而叫女儿棠(17回);当我们走到潇湘馆看到那几竿青翠欲滴的竹子就想到黛玉那高尚节操,那与湘妃竹传说类似的求幸福不可得常眼泪不干的悲惨命运。

这都是把事物和人赋予了色采,这是看得见的。而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作家描写人物的丰富的感情色采却可以不用自然的七色,而用文学语言独特的色彩来完成。

如19回描述宝玉,作者用深浅浓淡不一的语言色调,构成一个个摇摆多姿的意象:宝玉见着一幅美人图就说显得疯傻的话:“想那美人自然是寂寞的,须得我去望慰一回。”带有浪漫的色彩。当宝玉发现茗

烟与一个丫头在小书房内偷干警幻所训之事。把那丫头吓呆了,他要那丫头快跑,却“又赶出去叫道:‘别怕,我是不告诉他人的。’”又责怪茗烟“连他的岁数也不问问,别的自然越发不知了。可见他白认得你了。”这在多情当中显得非常怜惜的语言,带有妩媚的色彩。对于袭人变着法子规劝,他不得不应允:“你说。那几件?我都依你。好姐姐,好亲姐姐,别说两三件,就是两三百件我也依。”这是多情中显得既幼雅又痛苦的语言。带有质朴的色彩。宝玉怕黛玉“睡出病来”,便挖空心思去替他解闷儿,“便哄他道:‘暖哟,你们扬州衙门里有一件大故事,你可知道’?”这是多情中带有娇艳的色采。此章内还有许多不同色彩的语言统一于宝玉身上,使得意象更丰富、更有层次、更复杂,耐人寻味,使我们能“采奇于象外”。

《红楼梦》里人物的行动描写,也都包含着各种人生感慨而构成世态之意象。有时不同的语言构成相同的意象,有时相同的语言表现不同的意象。如第6回刘姥姥进荣国府:

那刘姥姥先听见告艰难,只当是没有,心里便突突的、后来听见给他二十两,喜得又浑身发痒起来,说道:“喛,我也是知道艰难的!但俗话说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凭他怎样,你老拔根寒一毛,比我们的腰还粗。”

这段话,“喜得又浑身发痒起来”是可怜可叹的,“心里便突突的”也是可怜可叹的。一种世态的两种表现形态就这么统一起来了,这类世态之象也就更丰富了。

其它还有许多艺术手法诸如形神逼肖、语言形象化、注意取舍等等,前人皆有很多论述,这些都是小说的成功之处。

总之,小说不但创造了众多的意象。丰富了意象的内涵,而且成功地应用了许多创造意象的艺术手法。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美学价值。

本溪专治男科的医院
什么医院治疗羊角疯病
药物是如何治疗痛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