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故事

巫文化与傩文化关系新探

2019-05-16 20:59:24

【内容提要】傩文化同巫文化的关系是自然历史的传承关系,是人们在神鬼观念支配下的一种生存 方式、行动方式、活动方式,是这类活动的物质成果与精神成果的总和。傩文化直接继 承并宏扬了巫文化中崇信鬼神、通过巫师等职业工作者沟通神人关系,祭祀和祈求神灵 ,驱鬼逐疫等本质内涵,继承了巫文化的多神崇拜观念和神秘性、古朴性、粗犷性、 原生性等基本特征。傩文化又高于巫文化。它是人们在傩神观念支配下的活动方式,是 以敬奉傩神为主的多神论信心的观念体系和操作系统,是人们在农耕生息过程中祀奉傩 神的综合性活动。

【关 键 词】巫文化/傩文化/关系

【正 文】

文化是一个内涵丰富、外延宽泛的概念。不同的学者已经从不同的角度,给出了多种 不同的界定。本文从广义的角度支持文化是人们行为方式及其成果的见解,并进一步认 为,文化是人们的活动方式和活动成果。从活动形式看,文化应包括人们的生产方式、 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和交往方式等;从活动过程看,文化应包括活动主体、活动客体、 活动的指导思想与意识活动方法和活动工具等活动中介系统,其中就包括活动的目的、 目标、活动过程的调控和活动结果;从活动结果看,文化应包括物质产品和精神产品, 即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这些成果又是人们继续活动的物质条件、物质手段和背景意识 。把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动态的文化是人们在一定思想观念安排下,应用一定的物质手 段,如何活动的社会性方式。静态的文化是人们创造的物资成果和精神成果的总和。

巫,《说文》释巫即祝也,意为“女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辞海》释巫为“装 神弄鬼替人祈祷为职业的人”。傩在古代典籍中也有许多记载。《诗·卫风·竹竿》载 有“佩玉之傩”。《论语·乡党》载有“乡人傩,朝服而立于阼阶”。《礼记·月令》 载“天子居宫室左个,乘玄辂,驾铁骊,载玄旌,衣黑衣,服玄玉,食粟与彘,其器闳 以奄,命有司大难(傩)旁磔,出土牛,以送寒气”。《周礼·占梦》载有“事傩以占梦 ”。《周礼·夏》中载“事傩驱疫”。《吕氏春秋·季云》载:“天子居玄堂右个…… 命有司大傩旁磔。”高诱注:“大傩,逐尽阴气为阳导也,今人腊岁前一日击鼓驱疫, 谓之逐除是也。”《后汉书·礼仪志》载:“先腊一日大傩,谓之逐疫。”并详细记述 了汉朝宫庭大傩的恢宏场面和具体进程,以及方相舞等傩舞。这些记载或解释,把巫看 作以舞降神的人,装神弄鬼替人祈祷为职业的人,把傩描述为祭祀和驱鬼逐疫的民间活 动和宫庭活动,和占梦活动等等。

上述解释是一种现象学的解释,没有将巫与傩放在人们的生存方式、活动方式中宏观 地考虑。本文认为,巫和傩作为一种文化,是人们在神鬼观念支配下的一种生存方式、 行为方式、活动方式,及其物质和精神的成果。具体地说,是在万物有灵观念、图腾观 念、鬼神观念安排下的人们的一种活动方式及其成果。

巫文化是一种有神论文化,它是原始社会初期由无神论状态进入到有神论状态的主要 表现,就其本质考察,它是旧石器时代中后期人们在万物有灵观念和图腾崇拜支配下的 重要收集方式、渔猎方式及其成果。从支配人们活动的观念结构看,巫文化中居于主导 地位的是“万物有灵”的观念和后来的图腾崇拜,尤其是其中的鬼神观念。这类观念认 为万物都是有神灵的,上至日月星辰、风雨雷电,下至山川大地,湖泊海洋,花草树木 ,飞禽走兽,蛇虫蚂蚁……皆莫例外。这些神灵无时无刻不在影响和左右人们的生存和 发展,进而形成畏敬鬼神、祈求鬼神等巫文化观念体系。

从活动方式看,在巫文化观念指点下的各种活动,事先要祭祀神灵,祈求神灵保佑活 动顺利成功,并问卜以占吉凶。活动中要注意遵循各种忌讳,不触犯神灵,不得罪神灵 ;事后要酬谢神灵,并乞求神灵继续佑护自己。遇到灾疫时,就驱鬼逐疫。收集如此, 渔猎如此,交往和日常生活也如此,这就是巫文化的劳作方式、交往方式、生活方式, 进而沉淀为一种思惟方式。

从活动结果看,人们在这类特点的劳作、交往、生活中,就创造出带有浓厚神灵崇拜 特征的巫文化产品。在旧石器中晚期的考古发现中,有北京山顶洞人在尸体上撒赤铁矿 粉末的遗址,山西峙峪人在骨头上刻猎驼鸟、羚羊图的图腾,临澧竹马村人带有封闭式 涵洞的高台式祭坛。祭坛的出现,表明了在旧石器晚期,就已经出现了专事祭祀的巫文 化活动。这些物质性的东西,渗透着当时人们思想上的神灵意识和图腾观念,是这些巫文化思想观念的物化表现。这些活动结果的物质性遗址本身就是远古时代人们的巫文化精神产品。巫文化传承到农耕时期,就演化为傩文化。傩文化是巫文化发展的高级阶段(林河《中国巫傩史》,花城出版社2001年版第32,231页)。但它在劳作方式、神灵观念、祭祀对象、祭祀方式、祈求内容等方面,都出现了一系列明显的变化。

第一,形成的实践基础已由原始的收集、渔猎劳作逐步过渡到农耕劳作。劳动对象已 由原来的森林、河流、动植物等众多对象缩小为较小范围的土地和家圈禽兽等;劳动工 具已由原旧石器逐渐演化为新石器和陶器,乃至金属工具;劳动条件由依赖于茂盛的森 林草原及众多的飞禽走兽和鱼类等水生动物,转换为依赖于风调雨顺、无灾无疫等;劳 作方式由原始的集体收集、集体渔猎逐渐过渡到集体的种植、养殖等家耕劳作方式。劳 动产品已由天然的植物果实、蚌螺鱼虾和弱小野兽,转变为食粮牲口等等。崭新的劳作 方式必然构成崭新的神灵观念和价值观念等。

第二,安排人们的泛神观念发展为主神观念。在采集和渔猎时期,影响人们劳作与生 活的因素宽泛而众多,由此形成泛神观念。在农耕条件下,影响人们生存繁衍的因素减 少而相对集中,由此逐步构成相对稳定的主神观念。武陵山民奉盘瓠(盘古)、辛女或伏 羲、女娲为祖神,在傩文化中则称之为傩公傩母,然后才是鸟神和太阳神、狗神和猪神 、虎神,以及其他神祗。这是依其对于人类本身生存发展的地位作用而肯定的。可见, 神祗观念的变化实质上是人们关于外部事物价值观念的变化。

第三,神灵的崇拜方式出现了一系列重大变化。一是崇拜对象集中为某些主神,构成 以主神为轴心的傩神系统。二是崇拜程序化、问卜规范化、祭祀礼仪化和活动歌舞化, 并逐步出现了祭祀的组织机构、专门的场所和专职人员即巫师(如方相氏),并构成广泛 的民傩、乡傩、军傩、寺院傩和大规模的宫廷傩(官傩、国家傩、天子傩)。3是崇拜的 内容逐步系统化,形成与农耕劳作、交往、生活密切相干的系列教义,诸如傩神起源、 创世说、一年四季的劳作内容等。四是崇拜的情势多样化。活动形式除了祭祀、祈祷之 外,还有安坛、接龙谢士、还愿、打解、度关等。表现形式除以面具扮演各种神祗外 ,还有符、咒、诀等情势,实现神鬼人之间的沟通,转达傩神之意。5是崇拜的目的也 多样化了。除驱鬼逐疫,去灾免难之外,还有请神、娱神、谢神,祈求风调雨顺、五 谷丰登等。这些变化使傩文化成为文化的观念体系和系统有序的操作过程,使之成为上 至宫庭下至民间的普遍性的社会活动。这类活动集生产、生活、祭祀、娱乐、教育于1 身,成为人们综合性的活动方式。

傩文化虽然同巫文化存在若干显著区分,但它作为巫文化的继承与弘扬,在本质上同 巫文化又是一致的。

第一,在崇信鬼神,并以巫师沟通神、鬼、人之间的关系,以巫师活动祭祀和祈求神 灵、驱鬼逐疫等本质方面,傩文化对巫文化是一脉相承的,是一致的。

第二,在神祗崇拜方面,傩文化继承了巫文化的多神崇拜观念。傩文化虽有崇拜的主 神,但主神之下,却有许许多多的神祗,是以某神为主的泛神体系。其所崇拜的主神在 不同的地域和民族中,又有所不同。加之两千多年来,儒、道、释等教诸神融入傩文化 当中,使之信仰与崇拜的神祗较之于远古时代的巫文化更加宽泛。

第三,二者都具有神秘性。巫文化以祭祀鬼神、扮演鬼神、沟通鬼神、转达鬼神之意 和驱鬼逐疫而显示其神秘性。傩文化不仅如此,还将这些活动程式化,构成一整套请神 、祀神、娱神、谢神、送神等系列活动,并使之贯穿于人们的一切活动当中,加上以惊 心动魄的傩技、傩戏等形式表现出来,更凸显其神秘性。

第四,原生野性的一致性。巫文化直接萌生于远古的原始社会,傩文化也早在5千年 前的远古农耕时期、新石器时代就出现了。傩文化直接继承了巫文化的原生野性。这类 原生野性表现在很多方面。1是直接体现从动物中脱颖出来的裸体性。如以裸体的形式 祭神娱神等。二是傩事活动中对性行为的粗鄙表演和刻意渲染,对生殖器的高度崇拜等 。三是在敬神的同时,也驱神咒神,戏嘘神灵,对神灵大不敬的原生反叛性等。

正因为傩文化对巫文化的继承性,本质上的一致性,人们往往将二者合称在一起,称 之为巫傩文化,或将傩文化称为巫傩文化。

从上述关系可以看出,傩文化是高级的巫文化,是人们在傩神观念安排下的活动方式 ,是以敬奉傩神为主的多神论信仰的观念体系和操作系统,是人们在农耕生息过程中祀 奉傩神的综合性活动。

鹤岗最好的牛皮癣医院
白癜风最好的治疗方法是什么
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