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古代官场中的拍马屁高手

2019-06-07 22:52:12

  所谓“精神贿赂”,指一些厚颜无耻、心术不正、动机不良之徒,靠阿谀奉承博得领导青睐,以达到谋取私利之目的,就是人们通常说的拍马屁、抬轿子、戴高帽等。不但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人擅长“拍马屁”,老外也爱“拍马屁”。英国有位叫施滕格尔的专家,就著书传授拍马秘诀:要隐约含蓄和恰到好处。真是经验之谈,因为中国早就有句俗语叫“马屁拍在马腿上”。讨好人不到位,反而很难落好。
  与物质贿赂相比,精神贿赂更具形式上的灵活性和行动上的隐蔽性。“精神贿赂”之恶习源远流长,尤其在中国官场中绵延数千年,对之的记载可谓车载斗量,其中不乏马屁高手。
  东晋后期,桓玄拥兵自重,最后干脆消灭了掌握朝政之司马道子父子,篡位自立,建立桓楚,改元“永始”。桓玄登位之初,在皇宫中刚坐上御座,椅子突然塌陷。正当群臣均大惊失色之时,侍中殷仲文开口说道:“这是因为陛下圣德深厚,连大地都载不起了,所以御座才陷落下去。”只一句话便将天谴说成了天运,不由得令桓玄“大悦”。自此,殷仲文便成了桓玄的得意侍从。
  南燕建平六年(405年),南燕皇帝慕容德去世,由于膝下无子,其哥哥北海王慕容纳的儿子慕容超继承了皇帝位。慕容超登基后,宠信旧部公孙五楼,听信其言,大杀功臣,时称“欲得侯,事五楼”。慕容超对外连年征战,又喜好游猎,使得人民苦不堪言。有一年冬天,南燕都城广固(今山东青州市)发生地震,南燕境内的河流——汝水枯竭了,黄河、济水冻合,渑水却连结冰都没有,慕容超觉得是上天在警示他,很是为之苦恼。大臣李宣却宽慰他:“渑水之所以不结冰,是因为流经都城,近于日月(指慕容超)啊!”
  慕容超听后“大悦”,卸下了心病,大大赏赐了“会说话”的李宣。
  桓玄、慕容超最后都落了个国破家亡的结局。桓玄兵败后曾问身边诸臣:“我何以败乎?”吏部侍郎曹靖之说:“天怒民怨,焉能不败!”桓玄又问:“卿何不谏?”曹靖之回答:“当时朝中一片歌颂之声,都说当今乃尧舜之世,你也欣然相受,我还敢说什么呢?”桓玄听后无话可说。
  先前对桓玄大拍马屁的殷仲文,在主子危难来临时逃之夭夭,先是叛晋依桓,后来见桓玄大势已去,便又降附刘裕,最后还是因为谋反被刘裕所杀。
  慕容超也是亡于刘裕之手。409年,刘裕率军进攻南燕反击。次年,慕容超被俘,被送往东晋都城建康(今南京)斩首。死后无谥号及庙号,有史家称他为南燕末主。
  杜甫有一首《徐卿二子歌》:“君不见,徐卿二子生绝奇,感应吉梦相追随。孔子释氏亲抱送,并是天上起麒麟儿……吾知徐公百不忧,积善衮衮生公侯。丈夫生儿有如此,二雏名位岂肯卑微休。”吹捧到如此肉麻的程度,与官场上溜须拍马之徒大有一拼,实难令人想到此诗竟是出自“诗圣”之手。
  《宋史·宗室传四》记载了这样一则趣闻:南宋庆元年间,韩伲胄专权。工部侍郎赵师择对之百般巴结。一次,韩伲胄赴宴,经过一处山庄,看到人工布置的竹篱茅舍,对赵师择说:“这里真是一派田园景象,就是缺点儿鸡鸣狗吠之声罢了。”过了一会儿,忽听草木丛中传来了“汪汪汪……”的狗吠声,仔细一看,原来是赵师择蹲在那里学狗叫呢,逗得韩伲胄大笑,十分开心。不久,赵升任工部尚书。
  明太祖朱元璋一次微服外出,路遇彭友信,正好雨过天晴,万里长空出现了一道彩虹。朱元璋兴之所至,信口吟了两句:“谁把青红线两条,和风和雨系天腰?”彭友信灵机一动,马上应声接了两句:“玉皇昨夜銮舆出,万里长空架彩桥。”把朱元璋比作“玉皇”,说“万里长空架彩桥”的,就是你这位“昨夜銮舆出”的“玉皇”。朱元璋听后,龙颜大悦。吟诗的第二天早晨,就封彭为布政使。
  解缙的谄谀之功夫,更在彭友信之上。某日解缙与朱元璋在御花园的池塘钓鱼,解缙技术好,接连钓了几条大鱼,而皇上钓了半天则一无所获,甚为尴尬郁闷。解缙道:“皇上,你没发现鱼也如此知礼节吗?”皇上听了疑而问曰:“此话怎讲?”解缙道,有诗为证:“数尺丝纶入水中,金钩抛去荡无踪。凡鱼不敢朝天子,万岁君王只钓龙。”朱元璋龙颜大悦:“原来如此!”
  清代文人笔记《笑林新雅》里有这样一个关于“戴高帽”的笑话:有个门生出京去做地方官,去和他的老师告别。老师说:“出外做官,很不容易,千万要谨慎小心!”门生回道:“请老师放心,门生已经预备好高帽子一百顶,每人各送一顶,管叫地方上人人高兴!”老师发怒道:“我们应以忠直之道对待别人,何须如此呢?”门生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说:“天下像老师这样不喜欢戴高帽的人,能有几个呢!”老师听了很高兴地点头说:“你讲的也不错!”门生出来对朋友说:“我的一百顶高帽子,已经只剩下九十九顶了!”
  清人方飞鸿所著的《广谈助》中记载:一个读书人平素善谀,死后见阎王,阎王突然放了一个屁,读书人上前鞠躬进辞:“伏惟大王,高耸尊臀,洪宣宝屁,依稀丝竹之声,仿佛麝兰之气。”阎王大喜,命牛头鬼带到别殿,赐给御宴。走到半路,读书人对牛头鬼道:“看汝两角弯弯,好似天边之月;双目炯炯,浑如海底之星。”牛头鬼大喜,扯着读书人衣袖道:“大王御宴尚早,先到家下吃个酒头来。”连阴曹地府的领导与工作人员都喜欢接受“精神贿赂”,可见其无孔不入之威力。
  “千多万多,马屁不多”,“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从古至今,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悲剧延续了几千年,“精神贿赂”在其中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令人痛心。黑龙江治牛皮癣哪好
庆阳最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肇庆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